热门搜索:英雄联盟外围,lol下注竞猜,lol官网app

《乐芙兰》【诡术妖姬吧】_百度贴吧

作者:英雄联盟外围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3-19 05:55    浏览量:

  召唤师峡谷的商店的格局,是和别处不同的:都是当街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,柜里面预备着各种药水,可以随时回血回蓝。召唤师峡谷的英雄,打不过回城了,每每花250金,买一瓶坚韧药剂,——这是很多个版本前的事,现在每瓶要涨到500,——靠柜外站着,喝完出发;倘肯多花数百金,便可以买一本小黄书,或是长剑,增加优势了,如果出到千余金,那就能买一样中件,但这些顾客,多是辅助,大抵没有这样阔绰。只有中单的,才踱进店面隔壁的房子里,中件大件,慢慢地坐着挑。我亚索从十二岁起,便在蓝方的召唤师峡谷商店里当伙计,掌柜蒙多说,样子太傻,怕侍候不了中单主顾,就在外面卖眼吧。外面的辅助主顾,虽然容易说话,但蛮易信辅助的也不少。她们往往不顾地图一片黑,一个眼也不买,直到憋出了三项无尽然后才放心:在这样的出装下,眼石卖不出去几个。所以过了几天,掌柜又说我干不了这事。幸亏老子BAN率世界第一,玩的人多,情面大,辞退不得,便改为专管出门装的一种无聊职务了。

  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柜台里,专管我的职务。虽然没有什么失职,但总觉得有些单调,有些无聊。掌柜是一副凶脸孔,主顾也没有好声气⑸,教人活泼不得;只有乐芙兰到店,才可以笑几声,所以至今还记得。

  乐芙兰是站着挑装备而打中单的唯一的人。她身材很性感;穿着黑色内衣,但身上时常夹些伤痕;披风也脏兮兮的。虽然是中单,可是老来买多兰戒,似乎老是被单杀,也没有叫打野来帮。她对人说话,总是满口大师王者,教人半懂不懂的。因为她名字开头的字母是L,别人便从描红纸上的“提款姬乐芙兰”这半懂不懂的话里,替她取下一个绰号,叫作乐芙兰。乐芙兰一到店,所有买装备的人便都看着她笑,有的叫道,“乐芙兰,你又被削弱了!”她不回答,对柜里说,“2个多兰戒,要一本小黄书。”便排出1235金币。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,“你一定又被单杀了!”乐芙兰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……”“什么清白?我前天亲眼见你和吸血鬼对线,被吊着打。”乐芙兰便涨红了脸,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,“越塔被杀不能算被单杀……越塔!……高端玩家的事,能算被单杀么?”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“噤声魔印”,什么“沉默”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: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 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,乐芙兰原来也非BAN必选过,但终于太吃队友智商,又不会打团;于是愈过愈差,弄到胜率倒十了。幸而有位移技能,便时常GANK,勉强可战。可惜她又有一样坏脾气,便是好秒人。见面不到几秒,便连自己带对方的血条,一齐失踪。如是几次,叫加强她的人也没有了。乐芙兰没有法,便免不了被削弱。但她在我们店里,出手却比辅助都阔绰,就是必买大帽子;虽然间或没有现钱,买个鬼书,但不出一盘,定然出的起帽子。

  乐芙兰戴好2个多兰戒,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,旁人便又问道,“乐芙兰,你当真会玩中单么?”乐芙兰看着问她的人,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。他们便接着说道,“你怎的爬不出胜率倒十呢?”乐芙兰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,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,嘴里说些话;这回可是全是QRWE之类,一些不懂了。在这时候,众人也都哄笑起来: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  在这些时候,我可以附和着笑,掌柜是决不责备的。而且掌柜见了乐芙兰,也每每这样问她,引人发笑。乐芙兰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,便只好向孩子说话。有一回对我说道,“你玩过中单么?”我略略点一点头。她说,“玩过中单,……我便考你一考。什么时候应该出多兰戒”我想,胜率垫底的渣渣,也配考我么?便回过脸去,不再理会。乐芙兰等了许久,很恳切的说道,“不知道罢?……我教给你,记着!这些装备应该记着。将来做掌柜的时候,容易推销。”我暗想我和掌柜的等级还很远呢,而且我们物理职业要出也是出多兰剑;又好笑,又不耐烦,懒懒的答她道,“谁要你教,不就是被对面单杀,抗压的时候么?”乐芙兰显出极高兴的样子,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,点头说,“对呀对呀!……还有4种出法,你知道么?”我愈不耐烦了,努着嘴走远。乐芙兰刚用指甲蘸了些法力药水,想在柜上写给我看,见我毫不热心,便又叹一口气,显出极惋惜的样子。

  有几回,邻居的几个约德尔人听得笑声,也赶热闹,围住了乐芙兰。她便给他们魄罗饼干,一人一块。孩子吃完,仍然不散,眼睛都望着碟子。乐芙兰着了慌,伸开五指将碟子罩住,弯腰下去说道,“不多了,我已经不多了。”直起身又看一看饼干,自己摇头说,“不多不多!多乎哉?不多也⒀。”于是这一群约德尔人都在笑声里走散了。

  有一天,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,掌柜正在慢慢的结账,取下粉板,忽然说,“乐芙兰长久没有来了。她怎么不出帽子了呢!”我才也觉得她的确长久没有来了。一个买装备的人说道,“她怎么买得起?……她被大砍一刀了。”掌柜说,“哦!”“她总仍旧是秒人。这一回,是自己发昏,竟秒了伊泽瑞尔。拳头的亲儿子,秒得的么?”“后来怎么样?”“怎么样?先减W基础伤害,后来再减W的法伤加成,减到和普攻差不多时,把R复制的W也给砍了。”“后来呢?”“R的W被大砍。”“R的W被大砍了怎样呢?”“怎样?……谁晓得?许是不能玩了。”掌柜也不再问,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账。

  中秋之后,召唤师峡谷是一天凉比一天,看看将近初冬;我整天的靠着火,也须穿上棉袄了。一天的下半天,没有一个顾客,我正合了眼坐着。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,“一个多兰戒。”这声音虽然极低,却很耳熟。看时又全没有人。站起来向外一望,那乐芙兰便在柜台下对了门槛坐着。她脸上写满了“秀”字,已经不成样子;穿一件狂徒铠甲,外带两块红水晶,还有一本小黄书,用草绳在肩上挂住;见了我,又说道,“一个多兰戒。”掌柜也伸出头去,一面说,“乐芙兰么?你怎么不出大帽子了!”乐芙兰很颓唐的仰面答道,“这……下盘再出罢。这一盘先想办法出个推推棒吧。”掌柜仍然同平常一样,笑着对她说,“乐芙兰,你又被削弱了!Q弹射小兵从80%被砍到50%了”但她这回却不十分分辩,单说了一句“不要取笑!”“取笑?要是不削弱,怎么会被打成肉姬?”乐芙兰低声说道,“回调,回,回调到60%了……”她的眼色,很像恳求掌柜,不要再提。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,便和掌柜都笑了。我拿了一个多兰戒,放在门槛上。她从乳沟里摸出400金,放在我手里,见她满手是泥,原来她便用这手走来的。不一会,戴上多兰戒,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,坐着用这手慢慢走去了。

  自此以后,又长久没有看见乐芙兰。到了年关,掌柜取下粉板说,“乐芙兰还没来买大帽子呢!”到第二年的端午,又说乐芙兰还没来买大帽子呢!”到中秋可是没有说,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她。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——大约乐芙兰的确没人用了。

相关新闻推荐

友情链接:

在线客服 :     电话:     邮箱:

地址:

英雄联盟外围是成都地区室内设计第一门户网站,汇聚成都地区上万的室内设计师/公司为您一站式解决工程甲方和业主设计、装修、选材等问题和设计师品牌推广和在线接单问题。 ...

Copyright © 2016-2022 英雄联盟外围 版权所有